金沙2055am官网金沙2055am官网

金沙2055am官网
    金沙2055am官网 > 金沙2055am官网 >

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国有经济成分的作用有哪些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金融证券行家采纳数:51362获赞数:163002企业年度先进。 30年的商业、服务业、工业、会计领域工作经验。 1987年参加全疆大中专院校珠算比赛二等奖。向TA提问展开全部20世纪中期以来,世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出现了令世人广泛关注的新现象和新变化:由于苏东剧变的影响,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了空前的低潮;由于新科技革命的推动和资本主义的自我调整,资本主义世界出现了相对的稳定与繁荣.在这种新的国际背景下,马克思、恩格斯150多年前在分析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运动的基础上所得出的“两个必然” (即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论断是否仍然有效?人类社会的未来与发展前景究竟如何?当代资本主义究竟发生了哪些主要的新变化?如何正确判断与看待世界社会主义所面临的新形势?当代马克思主义者与社会主义者又应采取哪些新思路、新战略?本文将主要探讨这些极具现实意义的理论与实践问题.

  一、所谓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就是指二战后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新变化,尤其是指20世纪80—90年代以后的新发展、新变化.这些新变化及其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新科技革命的发生及其影响.新科技革命不仅是新变化的主要内容,而且也是导致其它新变化的主要原因,其影响极其深远.这次科技革命萌发于20世纪40年代二战中的军备与军事技术的竞争,到50—60年代开花结果;它源于美国,后来扩展到西欧与日本.这次科技革命极大地促进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随着整体经济实力的增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先后进入了以高消费为主要特征的“富裕社会”,资本主义统治下的政治矛盾与社会矛盾也有所缓和,社会呈现出相对稳定与繁荣的景象.这个时期社会主义国家因体制等方面的原因,生产力发展普遍较慢,人民生活水平低下,社会矛盾有所激化,最终发生了苏东剧变并导致世界社会主义的低潮.可以讲,由于新科技革命推动了当代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在“两制”力量的对比中,资本主义赢得了暂时的优势,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面临严峻的考验.

  (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不仅形成,而且对经济与社会生活宏观调控的作用越来越大.二战以后,由于政治上的危机感、新科技革命的推动和资本主义自我调整的需要,也由于受社会主义国家计划经济的影响,资本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更高的历史阶段——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资产阶级国家与私人垄断资本相结合的垄断资本主义,或者说是资本主义国家调节机制十市场机制的垄断资本主义.在这种机制的运作过程中,形成了庞大的国家垄断资本,国家对经济和生产的干预和调节成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内在机制”,规模与程度越来越高,并且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和手段:国家可以把部分生产资料直接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主要指的是国有企业),也可以利用经济的、行政的、法律的手段,对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干预、管理和调节.国家干预经济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对于克服当代资本主义所面临的政治与经济危机,缓和社会矛盾,缩小收入差距,克服资本主义经济无序发展的状况,保持资本主义社会的稳定,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二战后,在经济发展速度与综合国力方面,资本主义国家远远走在社会主义国家前面,这样就对社会主义国家比较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使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难以体现)形成了严重的挑战.

  (三)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科技革命促进了当代资本主义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和经济的快速增长.这种发展和增长过程不仅表现为社会财富的增长,而且也表现为包括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在内的经济结构的巨大变化.就产业结构来说,第一产业即农业比重不断缩小;第二产业即工业由20世纪50—60年代的上升到逐渐下降,总的方向是缩减传统工业,发展新兴的尖端工业 ;第三产业即服务业迅猛发展.到了20世纪末期,从第二产业中崛起了新兴的以信息产业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群,并逐步成为主导性产业.与产业结构的变化相适应,就业结构也依次从第一、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和信息产业倾斜.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变化表明,它们的经济结构开始向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高科技产业倾斜与过渡.这种从物质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过渡对于当代资本主义从发达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过渡、对于增强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模糊阶级矛盾与缩小社会差别以及对于迟缓资本主义变革,都具有很难估量的作用.

  (四)阶级结构与阶级关系的变化.20世纪下半叶,由于新科技革命的推动、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的变化以及生产力水平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阶级结构与阶级关系都发生了很多新的变化.具体地说:资产阶级表现为复杂化和多层次化.战后又形成了几个新的阶层,即代表垄断资产阶级的、被称之为“行动的资本家”的高级经理阶层与高级专家官员阶层以及以巨额股息、利息为生的食利者阶层,垄断资产阶级的经济实力和政治统治大大加强,中等资产阶级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工人阶级表现为扩大化与多层次化.无论在物质生产部门或非物质生产部门都出现了新阶层与新集团,如以熟练工人与技工为主体的新型工人阶层,以工程技术人员为主体的工程技术人员阶层,以“白领工人”为主体的职员阶层,以“蓝领工人”为主体的体力劳动者阶层等;新中间阶层的地位与作用在扩大.伴随以小业主、小商贩、手工业者和自由职业者为代表的传统的中间阶层的萎缩,以科研人员、教师、医生、社会福利人员、文艺工作者为代表的新中间阶层崛起.另外,其它的阶层与集团如知识分子社会集团迅速扩大,边缘阶层、流动阶层等的作用也日益显现.

  在阶级关系方面,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实施“人民资本主义”、“混合经济”和“福利国家”等措施和手段,使阶级矛盾得到缓和、阶级利益得到调整,在阶级利益与阶级意识方面的所谓“一体化”和“趋同化”在加强.

  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阶级结构与阶级关系的变化,必然会对作为传统革命主体的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与革命性形成挑战;在阶级关系方面的“一体化”与“趋同化”对于“两个必然”的实现也会带来消极与不利的影响.

  (五)国家的职能与上层建筑的变化.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国家职能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战后,随着新科技革命的发展,随着从一般垄断资本主义进入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国家的作用逐步转变到非强制性的政治职能和意识形态职能上.国家主要不是依靠强力,而是通过加强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宣扬资产阶级统治的合法性、合理性和优越性来维持与巩固他们的阶级统治.另一方面国家的经济职能也大大加强,国家不仅掌握经济命脉和大量的国有企业,而且还通过经济、行政、立法、金融等手段来调节经济,通过社会福利措施缩小社会差距,保持社会的稳定,以使资本主义制度得以“长治久安”.其次,从上层建筑与法制方面来看,资方阶级通过多党的议会民主制度来保持政权的民主性与稳定性.在社会管理领域,国家法制比较完备,管理机制比较成熟.当代发达资本主义的国家职能和上层建筑的这些变化,无疑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相对稳定与“长治久安”起着重要的保护与推动作用,使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实行社会变革更加困难.

  当代资本主义的上述五大新变化表明,由于新科技革命注入了活力,由于资本主义的自我调整,由于资本扩张,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度过了重重危机,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表现出更加稳定,更加具有活力.这确实给马克思、恩格斯的“两个必然”论断形成新的挑战,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带来新的困难.

  针对当代资本主义的上述新现象、新变化,同时也针对苏东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所出现的低潮,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和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一方面要正视这一现实,另一方面又要用发展和辩证的观点来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与世界社会主义的新形势;坚信“两个必然”理论所具有的真理性,更要顺乎历史潮流和时代的变迁,克服教条主义的、僵化的社会主义模式的影响,变革传统的、过时的社会主义战略,提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新思路与新战略,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尽快走出低谷,再创辉煌.

  (一)应充分估计资本主义的生命力,又要坚信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总趋势.

  资本主义从诞生到现在已经近500年的历史,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算起,资本主义发展已有360年的历史.它既有理论,又有实践;既经历了重重危机,又不乏成功的经验.它比社会主义的历史要长得多.尤其近半个世纪以来,由于新科技革命,为它注入了活力;由于自我调整,缓和了社会矛盾;由于资本扩张,经济实力大大增强,资本主义确实已今非昔比.因此,那种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趋势理解为“很快灭亡”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也是盲目乐观的.由于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仍有余地,由于资产阶级统治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此,资产阶级统治的终结和资本主义的灭亡将是一个长期的、曲折的、充满矛盾和斗争的过程.对此我们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与此同时,资本主义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剥削制度,阶级矛盾、阶级对立、贫富差距不仅不会克服,有时还会激化;它的本质特征——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始终不会改变;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还会增加各种新的社会矛盾.总而言之,资本主义不管如何改头换面,它终究不是人类的理想社会,它终究要走向自己的终点,并为更加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这一点,每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也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和坚定不移的信念.

  (二)应当充分认识与估计当代社会主义所遇到的曲折与困难,又要用发展的观点看待社会主义.

  由于受苏东剧变的影响,多数原社会主义国家改向换制;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和社会主义运动也受到巨大冲击,有的改名易帜,有的不复存在.目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确实处于历史的低潮.另外,以中国为代表的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目前无论在生产力发展方面,还是在经济实力方面与当代资本主义国家相比较,都不占优势.目前在资本主义在全球占绝对优势、并且大有“高歌猛进”的形势下,如果把世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趋势理解为“很快胜利”是不切实际的.当然“社会主义失败”论也是没有根据的.社会主义毕竟是人类崇高的理想与追求,是更加合理、更加美好的社会制度.作为一种历史潮流、一种历史趋势在它行进过程中,挫折、困难、甚至暂时的失利,都是不足为怪的,而它的历史大方向和总趋势最终是不会改变的. 当代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对此必须充满信心,并能在低潮中做一个坚定的社会主义者.

  (三)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应负起历史责任,起到更加积极的表率作用.

  总结与分析苏东剧变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低潮的原因,除了资本主义的分化、瓦解、甚至颠覆、渗透这一外部原因外,自身的原因还是主要的.长期以来,苏联僵化的社会主义模式始终深刻地影响着社会主义国家,闭关自守、中央集权、单一的计划经济、民主法制不健全,所有这些导致生产力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影响了社会主义的声誉,破坏了的形象,使广大人民对与社会主义逐步丧失信心.因此,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坚持改革开放,尽快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完善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增强社会主义示范作用与吸引力,这是适应资本主义新变化,实现“两个必然”的长远目标的重要战略之一.中国的情况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中国也曾深受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影响,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论在经济体制方面还是在政治体制方面都很滞后.近20年来,由于改革开放,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国家空前强大,人民空前富足,社会空前安定.世界人民从中国的发展中重新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希望.

  (四)当代马克思主义者既要坚定社会主义信念,又要开拓新视野,发展新观念,进入新境界,丰富与发展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和“两个必然”的理论.

  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新发展,使社会主义在当前的“两制”竞争中处于不利的态势.然而,作为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与社会主义者,应该历史地、辩证地、发展地而不是教条地、墨守陈规地看问题.

  要坚定社会主义信念,坚信作为人类最高理想、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极大丰富、人的潜能得到最好发挥的社会主义,无论在任何方面都超过当代资本主义.如果说,社会主义遇到挫折与失败,那绝不是社会主义崇高理想与信念的失败,而是某一种曲解社会主义的模式的失败.社会主义将吸收人类的一切优秀文化遗产、包括资本主义的合理成分,而充实、丰富自己,并与时俱进地不断增加新的内容而阔步向前.

  对于当代资本主义新发展、新变化,我们也不必大惊小怪、担心害怕,它毕竟是人类发展的一部分.列宁曾经说过:“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入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代资本主义是资本社会化的最高的形式,为最终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创造了前提条件,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准备了物质基础,为社会主义经济的宏观管理和调控准备了机构与手段,为资本主义最终消亡和社会主义的建立准备了条件.由此可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代发达资本主义不是离社会主义更远了,而是更近了.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扩大,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技术、管理、甚至在民主法制等方面,应该把资本主义国家一切有用的、行之有效的经验、方法看成为是全人类共有的经验、财富加以借鉴和利用,以便实现跳跃式的发展,在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尽快缩小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差距,显示出社会主义的巨大优越性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表率作用.